____Leslie

【香港cp】芬梨道上

第一次产靖香的粮!xxj文笔🌝

芬梨道上
  
    “寒流襲港,驅車往地老天荒。”

    想起太平山的夜景,吳映香的腦海中就會浮現許靖韻的模樣。
    她們無數次夜裏驅車至山腳,再攜手登上凌霄閣觀景臺,在香港燈火輝煌的夜裏俯瞰灣仔。
“山頂觀賞到的世界在發光,曾經某某在旁,圍山腰一圈探訪。”
    吳映香愛极了這裏。紅的黃的霓虹燈牌,高的矮的新的舊的各式樓房,從山頂望下去都暈成一片橙黃的影子,彷彿人也暖了起來。這湧動的黃,讓她想起了身邊人的髮色,不由得又伸手將許靖韻攬得更緊了些。
    很多迷信的情侶會避開芬梨道,這樣美好的名字,聽起來卻是分離。行過施勛道,不知不覺已至芬梨道,山頂有風,道旁樹木搖搖,枝頭黃色徐徐墜落,落在地上又被卷起。這麽美的路,又怎會讓人分離?
     這時候吳映香抬頭問許靖韻:“我們會分離麽?”
     “痴線啊你。”
     也是,誰又捨得分開。

    “頑石叫情侶亂刮,名字與盛世比風光。”

    芬梨道沿路過去,情侶們可以在山坡上刻字,小小的太平山,承載了多少帶著愛意鐫刻的名字,一生一世這樣的膚淺對白,人們還是忍不住說了又說。
    "Angela&Lucia"
    這是她們寫在太平山的,也是她們想要告訴全世界的。

   “這山頂何其矜貴,怎麼可停留一世,只得很少數伉儷,在這風景線上建築關係。”

     這一次,吳映香再次站在芬梨道,只是這次身旁沒有了某某。
     愛情有時候也是很難的,英皇的態度從來都是那麽強硬,吳映香從一開始就是擔心的,她太清楚許靖韻的固執,所以她不願意讓她失去那些能夠在內地發展的大好機會,那麽她就後退幾步吧。
     上一次在芬梨道,吳映香突然停住腳步。
     “我要回北京了。”
    “怎麼這麽快就要回去?什麼時候回來?發生了什麽事?”
      “等你工作穩定下來了,我們再見面吧。”
     這一夜兩人都沒有言語。山頂的石上有太多名字,太多愛情,能成伉儷的有幾多?又有多少隨風漸漸淡去?
      回到北京,吳映香收到了許靖韻的短訊。
     “如果你認為我們的感情連這些都經歷不了,那我們以後也不要再見了吧。”
     從此以後,在北京的日日夜夜,都是煎熬。

    “回到現今,灣仔竟無法俯瞰,從前與她,於街裏謀殺光陰。”
    
    現在芬梨道上只有她吳映香一個人。仍是橙黃燈光裏的灣仔,看起來沒有了往日的輝煌,凌霄閣也不再吸引,風吹樹林,現在只是淒涼。
     在芬梨道上談一場戀愛何其簡單,但如若從一開始你就知道可能會分離,你還會有愛下去的勇氣麽?
     芬梨道,真的成了她們倆的分離道。
     吳映香甚至開始後悔,早知便將所有的熱吻都留在施勛道,她們是不是可以逃避分離?
    曾經她們還一起笑那些逃避芬梨道的情侶們迂,只要相愛,怎麼可能分離?
    可她們明明相愛著。
    許靖韻分明是告訴過自己的,她們不會分開。 
    是她自己在擔心,擔心的無非是未來,可未來始終是一個不可预期的東西,我們自然不知道好的和壞的哪個先來,但是如果主動選擇離開,那就永遠都看不到未來了。
     吳映香現在明白了,是她自己太怯太自私。逃避你,卻又期待我可跟你做情人,哪有這樣的事情?當初她做下決定,可又問過許靖韻的想法?
     不知不覺芬梨道已至盡頭,頑石上又新增了情侶的筆跡,屬於她們倆的美好仍是靜靜躺在那裏,一點兒都沒有淡去。
     她拿出手機。
     “我回來了。”
    “我好掛住你。”
    “我都好掛住你。”

   我們不要遲一點天上見,我們要做今生的戀愛傳奇。
   芬梨道上,也可以有永不分離的戀愛吧。
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彩蛋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

   “香香,你說我們以後還會不會分離?”
   “痴線啊你。”
   “你現在粵語說的挺不錯啊。”
   “你教的嘛。”
   “傻豬豬嚟嘅!”
   “你都系!”


不搞创的我,开始pick许靖韵了😢
港妹唱歌这么好听人还姬姬的😢

【寡红】欲爱书

*我又回来了🌝这次依然是意识流,可能还有点虐
*完全ooc瞎写,希望大家不要太嫌弃😢
*本文以寡姐视角来写,时间定位为Wanda变成灰之后..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

     你的形体飘渺起来,散作沙尘,在我面前纷纷扬扬。
     这是我最后的一点记忆了。
     你说说你,受伤了也好,昏迷不醒也好,至少你人还在这儿,我能看到,也勉强能心安。可你从来不听话,偏偏要选这样残酷的方式离开我么?
     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我知道是有一个可恶的家伙将你从我身边夺走了。但是。Wanda,你要原谅我,我情愿在心里告诉自己,是你想离开了,这样我会好受些,是不是太自私了?
      你知道的,我从来不是一个爱表达自己情感的人。因为我习惯了用不同身份去跟不同的人相处,去表达与这个身份相衬的情感,去逢场作戏。时间久了,我好像也忘记自己是谁了,卸下面具真正同你相处时,我甚至会有些紧张。所以我经常以冰冷来回应你的热情,真是对不起。
      我这颗心啊,封闭得太久太久了。你来的时候,它是没有做好准备的。坚冰还没有化开,荆棘还没有枯萎,我又哪里敢接受。
     好在你啊,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初来乍到,就冒冒失失跑来和我接近,连能力都还控制不好,就冲到战场杀敌。那次应该是你第一次感受到至亲之人的死亡,应该也是最痛的一次。我看你发泄着痛苦,猩红的光芒很快将身边的一切磨成芥粉,这一场战斗,你仿佛也死了一次。我知道从今往后你会坚强了,可我心里又隐隐希望你的那份天真烂漫不要消失了才好。
    和你相比,我似乎是有优越感的,因为我已经没有人可以失去了。正所谓若离于爱者,无忧亦无怖。但我的确又羡慕你,爱这个字眼,我很久都没有感受到了。
       多么感谢你,时隔这么多年,再一次把爱送来了我身边。我们是如此不相同的个体,可关心你好似变成了我的本能。我们从不曾细说,却好像早已经默认了对方的不可替代。
        而你,却用这样的方式离开了。悄无声息。我甚至没有什么可以留下的,也没有时间悲伤。
       但我仍然想象着你的存在,在这样的夜里,为你写下这些拙劣的文字。爱太短,遗忘太长,为你我再一次感受到了疼痛,清楚地听到从我心底的冰山深处传来的那一声脆响。
       我不想让这份爱随着你的离去只留下悲伤。我应该从中学到些什么。这封信是写给你的,通篇都在说爱,却能从一开头就发现,主题是别离。
       生而为人,我们都是具体的存在,像一棵大树上不同的树叶,天生就是寂寞的,我们也在寂寞中去完成,去成长。我们是属于对方的,但我们还是要学会一个人生活,学会流浪。
       你的离去有时让我觉得一切都是虚惘,好像你根本不曾来过。但又真是虚惘吗?有关于你的,历历在目。
        刚开始的我,也像是不小心遗失了心爱之物的孩童,我懊恼,我哭泣,我绝望。我这样爱恋、珍贵着的人,怎么就这样遗失掉了?这个比喻可能不太恰当,孩童丢失心爱之物的悲伤往往不会维持太久,因为总有其他东西让他们重拾乐趣。我不一样,我只有你。
       但是在离别与失去中,生活还是在继续。我在这失去中开始重建你我爱的真正意义。在分开的那刻,你变得虚幻飘忽,而我忽然觉得此刻我才彻底看清你,认识你,感受你。我所有的痛苦都在此刻提示着我——我是有多么多么地爱你,甚至比我想象的都要多。
      我要从你的离去中领悟圆满。
      你的形象时隔许久,在我心中竟是越来越真实,越来越具象。
      而我的记忆,迎来了全新的开始。
     "我爱你。"
      关于别离,这是最圆满的答案。
    

可能过了追星的年纪了 没有办法做到死守着她的每一条新消息了
可能越来越不热情了 聊天都不会聊了 留不住人了
🚬

【寡红】怯与勇

*完全ooc 渣文笔
*此文以第一人称,写小女巫的暗恋,he
*文中出现的话很多是我喜欢的粤语歌歌词,希望不会太违和😢
*真心希望大家喜欢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"我,如果想一世人和你过,平时就要企后几寸,去幻想,别要摸。"
    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发现自己爱得这样卑微,这样小心翼翼,每天早见晚见,我们谈天论地,唯独一个爱字开不了口。你总说我太安静,可我哪里是安静,我是忐忑,担心那颗爱得胀痛的心哪天会忍不住对你发出属于我的哀鸣。
     习惯站在你身后了,好像就失去了和你并排的勇气。我情愿在背后偷偷看你,再趁你回头时巧妙避开。我不甚了解你,但我太熟悉你的背影,闭上眼都能轻易描绘出它的轮廓,那是红与黑相间的,是玲珑有致的,是我灼灼眼神的栖息地。
     我是有能力了解你的,当我的猩红攀附上你的,我就能一一知悉,甚至我能自私地将自己安插在你的梦里。但我不会的。在被动的角色里停留了太久,连主动一次我都觉得是侵略。
     什么都想,什么都怯。
     "从前为你舍得无聊,宁愿休息不要,谈论连场大雨你窗台漏水,不得了。"
     明明我是陪伴你最多的人,你却好像了解我最少。你多么好,看我寡言,时不时地约我闲聊。只要你开口,我必定赴约,有事在身也好,身体不适也好,刚刚进入难得的睡眠也好。我听得多,说得少,用心记录与你面对面的每一次相处,你讲的每一句,有心无心,我都听得那样认真,仿佛不需要介质,从你口中出来,直接到我心里。其实我了解你,大到今天剿灭了想要摧毁宇宙的犯罪团伙,小到你最喜欢的那只牙膏用完了。
      我们也有并肩战斗过。我是个笨学生,听了你那么多教诲,能力还是控制不好。每一次我被逼入绝境,就见你兵刃一闪,如天神般降临同敌人顽拼,我知道你会赢,但我还是放不下心,撑着身子援助你,最后我疲惫地倒在战场上,抬头便是你关切的目光。这样的机会真好,无需任何理由我就能好好看着你,我摁着自己流血的伤口,感受到你抱起我奔跑,我看清你脸上的几处擦伤——你受伤了,不得了。
      "从你的唱机放低唱片是我,算是暗中一起分享过首歌。"
      我收集了你爱的那只牙膏,清爽的柠檬味。我买回了你的同款洗发水,是大马士革的玫瑰,我的枕头上也有它的味道。还有牛奶味的沐浴乳,这是我没想到的,但我觉得意外地相衬。我趁你不在悄悄去过你的房间,在耳后抹了一点你常用的香水,然后仓皇溜走了——我知道那个香水的品牌,但是这样,就似乎你刚刚才在我耳边轻轻说过话,我能感受到你的气息拂过我的耳朵,你的红发发梢撩拨我的颈窝。
     你从来没有发现过,但我又分明是希望你会发现的。
     "若有一天公开明目张胆的爱,我怕会让你太意外,我的爱,只愿缩到最小,仿佛不存在。"
    从什么时候我开始把自己放得这么低,爱得这么怯?为什么我心甘情愿一次又一次做这样的蠢事?还没有开口,心里已经蹦出了你的名字。
     "Wanda,可以带我参观一下你的房间吗?"
     来不及反应了,你已经敲门进来,我开始恐慌了,那些被我小心翼翼码放整齐的至宝,马上就要被你发现了。
      我呆坐在原地,仿佛心一下子被窥探了去,在你面前,我感到自己好似赤裸一般,我长久以来的全部秘密,如今在你面前尽数展开,我不知会迎接怎样的审判。
      第一个到来的,是一个温柔又有力的拥抱,随后是你的鼻息洒落耳后,这是我最真实的一次,感受到你的味道。你的红发在我的颈窝撩拨,有意无意的,我紧绷得差点要跳起来。
    "不打算跟我聊聊天吗,小女巫?这次你来说,我听着。请你务必有关于你的一切,详详细细告诉我,包括你对我的感情。"
     最后到来的是一个绵长的吻,你的五官在我的眼前骤然放大,在那样好看的绿眸子的注视下,我觉得我双目失焦。
      "我早就发现了。"
      我苦涩又卑微的暗恋结束了。我不用再怕也不用再忍了。从此以后,我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个勇字在心头。
      "如穷追一个梦,谁人如何激进,也不及我为你那么勇。"
     

【寡红】A good night
这次私心让Nat受了一次!!
一辆小破车,水平不够,希望大家喜欢这辆爱的小三轮!

寡红有组织了!!!大家快上车!!微信群!欢迎大家来嗑寡红💕

奥妹的ins直播上还有她看寡姐模仿伊万卡的片段🌝小粉丝奥妹无误了

【寡红】Her

*大家...我又来了!这次莫名写了很长🌝
*最近又把Her这部电影看了一遍,每次都难过得要死
*本文完全架空,私设Wanda是人工智能
*时间线是我自己编的,完全混乱,大家不要介意😂
*里面提到的那首歌是电影Her里面汤包唱的The Moon song
emmmmm...希望大家喜欢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er
       加入神盾局当特工以来,Natasha Romanoff很久没有想过自己的过去了,那些在红房子发生的种种。当然,不可能遗忘,只是它就是那样静静地被埋藏在自己内心深处一隅,没有人会走近它。再加上所谓特工,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,这本就是Natasha的强项,她可以有许多副面孔,无论是刺探还是勾引,她只要根据对方喜好,找到相对应的那一张面具,一切都能轻松又简单,但不管是哪一张面孔,都不是真的Natasha,可长期以不同的面目同别人相处,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自我?Natasha已经觉得不重要了。
       经历了数次浩劫后,复仇者们的生活也渐渐安定下来,Steve拉着Tony一起过着退休老人般的幸福生活,Thor和Loki依旧天天拌嘴打闹,却又谁也离不开谁,鹰眼不时回家看看老婆孩子。还有Banner,Natasha曾经觉得自己是真心想过要和Banner在一起,这颗封尘太久的心连同着久违的情与爱,这么多年,第一次向一个人打开了一条缝隙。奈何Banner不认为自己能够承担起这样一份责任,Hulk是他的心结,让他一个大男人在感情面前都懦弱起来。他没有回答她,只是苦笑着吻了她的唇,之后的日子仍然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。
       Natasha甚至没有伤心,她只是暗暗埋怨自己,爱是孩童的东西,动情就已经犯下了幼稚的错误,为情流泪就更不值得,成年人的世界是没有时间和空间留给眼泪的。Natasha心中厚重的那扇门,吱呀一声再次紧闭。
       一个人也够了,不施加伤害给别人,也不会被伤害。每次经过那群闹哄哄的男孩,Natasha在心中都这样告诉自己。一个有着无法回想的过去的人,一个对未来充满迷茫的人,还是不要轻易走近他人的好。
      这天Tony找到了她。
      “Nat,我和Banner合作开发了一款新的AI,像Jarvis那样,但比Jarvis更能独立思考,怎么说呢,和人没什么两样,少了具皮囊而已,目前还处于实验阶段,nat你要不要先试试,也好有个人能陪你聊聊天。”
      “我不需要。”几乎是下意识的,Natasha拒绝了Stark。
     “权当给我个面子,也好让你见识一下我跟博士的实力嘛。不管怎样,你先收下吧,记得给我反馈!”Tony将一个随身听大小的机器连同一副无线耳机塞给了Natasha后匆忙找他的老冰棍去了。
      回到房间,Natasha将它随手扔到床边,换下衣服去洗了个澡。通常这个时间点Natasha是睡不着的,况且特工的本能让Natasha的睡眠很浅很浅,稍有风吹草动便会惊醒。
      Natasha想起了那个小玩意,伸手拿起来打开了开关。
      “Good evening ,Natasha.为了更好地满足您的需求,请问您希望我的声音是男性还是女性呢?”
     “女性。”长期与各种各样的男人打交道,Natasha几乎是毫不犹豫选择了女性。
     “好的,系统正在调整。”
    随着提示音的响起,终端那头是一个好听的女声,不像自己的那般低沉略带沙哑,而是细腻中又有几分俏皮。
    “Hi?I am Wanda Maximoff.”
    “Hi,Wanda.”
    “你要睡了吗?”
    “还没有,我想可能快了。”
    “如果你想和我说说话,可以随时告诉我,Natasha。”
    “会的。我先睡觉了,明天还有任务。”
    在与Wanda道过晚安以后,Natasha并没有睡意。有多久了,有多久未曾和人在睡前道过晚安?哦,刚刚那个,也不能称之为人吧。——Wanda,Wanda Maximoff,也不不知道Tony天天跟他的美国老冰棍在一起,是从哪儿取出来个这么好听的名字。
      她翻了几次身,在黑暗中盯着房间的天花板。
     “Natasha,你还没有睡着么?”Wanda的身音突然响起。
     先是一惊,转而归于平静。“没有...嘿,我似乎没有让你现在了还说话吧?”
      “...抱歉,我只是在想,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呢?如果你不要我说话了,那我就不说了...”
      虽然看不到,Natasha总觉得那个女孩现在应该是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,真想揉揉她的头。
     “没关系,说吧。”
     “真的吗?从你说睡觉开始,我很清晰地感觉到你并没有睡着,我想了想,人类失眠究竟会有什么原因呢?首先可能是想到了过往的许多事情,尤其是不开心的,或者是睡前收到了意外之喜,太过激动。果然人心真是个脆弱的东西,太快乐抑或是太悲伤都能让它颤动不已。Natasha,你的过去是什么样的呢?能够说给我听吗?”
     “我的过去不值一提,也没有因为它而难过,因此我也不打算说出来,但是能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夜里陪我说说话,我发现也不是一件坏事,至于我失眠的原因,你可以理解为你说的后者,你大概就是那个意外之喜吧。”
      那头的语气明显变得喜悦又活泼起来,甚至发出一串听起略带魔性又有些滑稽的笑声。“这么说,Natasha你不讨厌我?我真的很开心,很开心能成为你的意外之喜!...以后我能叫你Nat嘛?”
       “随你喜欢,都可以。另外,没有人告诉你女孩子这样笑可不文雅吗?虽然听起来让人很开心。”
      对方咯咯咯咯笑个不停“Nat,我会常常笑给你听的!以后别忘了告诉我你的过去!”
     “不说了,这次真的睡了,谢谢你带来的好心情,Wanda。”
     “Gn,Nat.”
     次日清晨,Natasha刚刚睁开双眼,耳边就传来了Wanda的声音。“早上好,nat!今天也要开心哦!”
     “你总是这么活力满满的吗?”话虽这么说,久违地,Natasha在起床时居然面带着微笑。
    “你睡着的样子也好好看呢!”
    “下次不准乱偷看别人了。”Natasha佯怒,语气加重了些,嘴角扬起的弧度却更大了。
    “好嘛,Nat快带我看看你生活的地方。”
   
     “面前的这两个花园门口晒太阳的人是美国队长Steve和钢铁侠Tony,大厦里最腻歪的一对老年夫夫。那边玩追逐赛的两个人是Thor和Loki,雷神和邪神,他俩这对整天没个消停。实验室里那个是Banner,别看他一副弱弱的只知道做实验的样子,他可是博士,一不小心还可能会变大变绿。鹰眼回家了,不然还可以跟那边的Sam打打牌.........”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啊哈哈哈...”还没说完就被那头Wanda的笑声打断“Natasha,我真喜欢你们这儿。”
      “怎么?里面有你喜欢的超级英雄吗?”
     “有的。我心中的超级英雄是大名鼎鼎的黑寡妇,Natasha Romanoff.”
      Natasha被她逗笑了“恭喜你啊,现在正和偶像说着话呢。”
       这一天Natasha带着Wanda看了很多很多的风景,见了很多很多的人,她们聊了很久很久,她知道了Wanda胆小,知道她喜欢甜食,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,趁她睡着后还会把自己参加过的一些电视节目翻出来看...甚至,Natasha破例地跑去买了一支冰激凌,草莓味,因为Wanda说喜欢红色,还因为Wanda说这是自己的发色。
       夜里Natasha洗完澡穿着睡袍坐在床边,用毛巾擦着自己半干的红发。
      “Nat,如果可以,真想坐在你身边帮你吹头发。”
      “Nat,你的身材真的很好,我悄悄画了下来,你可以看看。”
    屏幕上是Wanda画的刚从浴室出来的自己,水汽氤氲中是自己姣好的身材,凹凸有致。
       “总觉得你现在像在色咪咪地盯着我看”
       “哪有!!!!”
       “晚安。Wanda。”
      日子它一天天过呀。
      复联大厦的男孩们纷纷讶异于Natasha的变化,从前那个冷面的黑寡妇不见了,现在是,偶尔温柔的,会开心大笑的Natasha。Tony 欣慰地摸摸自己的小胡子。
      “Nat,有时候我真的感觉自己能够真实地感觉到你,仿佛我可以躺在你的身旁,可以触摸到你的肌肤,因为在你身边,我感觉自己也成为了真实,我好像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,是那样实实在在地存在着。”
      “身边能有你这样一个让人开心的,笑起来傻傻的,还能随时随地对自己对他人对世界充满探索的好奇的人,我也觉得很幸福。”
     “Nat,我给你唱歌吧。”
    We're here a million miles away
    There's things I wish I knew
    There's no thing I keep from you
    It's a dark and shiny place
    But with you my dear
    I'm safe and we're a million miles away
    ...
       “Nat,我想我明白了人类所谓的爱,正是我现在所感受到的,我对你的爱。我还在不断地学习,去充实这样一份爱。要是我能够有自己的身体,现在,我很想亲吻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Same here.”

      有些事情也不是没有预感的,几天前开始,Wanda有时会很久才回复Natasha的话,她那些没完没了的无厘头问题变得少了起来,偶尔早上还忘了叫Natasha起床...
      Natasha心不在焉地穿好战斗服,没有了那个女孩在身旁,战斗又变成了一件程序化的事情,仿佛她是个没有思想的机器人,只需要去打,去杀。
      回来的时候碰到了Tony,Tony笑得灿烂,“Nat,产品是不是很好用?我看你每天都很开心。我和Banner已经将它投入量产了,已经作为Stark公司的全新产品向全美发售。”
      Natasha没有说话。回到房间后,她用颤抖的声音问 “Wanda?”
     “I am here ,Nat.”
     “除了我之外,你现在还爱着多少个人?”
    “168248人,Nat.”
     Natasha按掉了电源开关。
     第二天Natasha将它还给了Tony。
     我就好像在阅读一本书,一本我深爱的书。我读得很慢,于是词语分散开来,字里行间的空白近乎无限。我依然能感觉到你,能感觉到那些书写着我们故事的文字,但是我活在那些字句间莫大的空白里。
     Natasha将自己的一头红发染成了金色。
  
    几天后,Steve带来一个棕红头发的女孩,她甚至穿着自己的夹克。
    Steve还没开口,女孩先看着Natasha笑了,那有损她可爱形象的,魔性的笑声。
   “Nat,我来介绍一下,这是我们的新成员,她的名字是......”
    “Wanda Maximoff.”
    Natasha抢先回答。
    “That girl.我现在愿意给你讲讲我的过去了。”
  

     

原谅我占tag😢
我就想问问大家,有吹寡的组织能拉我上车的么??
我独自寡吹太寂寞了😂
qq群微信群都行呀!
感谢各位太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