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__Leslie

goocho❤️💛

    人人都說金牛座好硬頸嘅。
    那年她們不准我再提你的名字,我便真的再未提起。我原本以為心淡好簡單,經年累月的不相見不聯系,再深的苦也會化開。
    我試過移情了,可專屬於容祖兒的,移給方迦南能合適麽?印度請來的紅繩早已磨損大半,她想我戴著,我便戴著,一如我們現在的感情,不是相戀,僅是維持。紅繩縱有神靈庇護,哪有魚絲手鏈來得堅固。那些有關容祖兒的全部記憶跟情感,與那魚絲手鏈一同埋在我心底,每年我都在心裏替它添上一顆新鉆,而我並不再擁有容祖兒了。
     春天分手秋天會習慣,曾經秋天是我最愛的季節,要等多少個秋天,我才會習慣。
     那日如果沒有美空雲雀,我可能會永遠這樣固執下去,你小小的心扉大門緊閉,我又何必撐著屋頂苦等。但我仍盼望著,還裝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,收到你的重新關注,我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喜悅,連同著一種莫大的悲哀。曾經我們好到你登著我的微博迷迷糊糊去回復別人提到你的消息,又何至於現如今連關注都成了奢侈。
     門別再封。我有千千萬萬句話堵在屏幕這一頭,最後你收到的,是三個紅色的氣球。
     你還是老樣子,拿起手機就停不下來,一到深夜就精神。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,也喜歡夜裏躺下來悄悄翻閱你的消息,總是等到身邊好友們都評論完,才敢偷偷過去點個贊。然後耐心在自己的帖子下翻找,看看有無你的名字。
     這一日你po出一張吃蝦的照片,配文曰:你蝦人嘅。旁人覺得莫名其妙,我偷偷笑了很久,回復:滑蛋說:
     發出這句話我突然有些緊張,擔心會否不合適。我這些年做咗好多好勇的事,可有關於你的,我突然變得膽怯起來。
     老實說,我享受與你的每一次互動,點贊也好,評論也罷,你我從不互相回復,倒像是一種默契,連這我都覺得暗喜。好幾次我都在想,你我這樣靠近卻又互相逃避,會不會你也還希望跟我重新做回情人?念頭只是念頭,我再三告訴自己,然後緘封我的嘴,管好我的手。
      那日分開後,我下決心再不找像你這樣的女孩,可面對她們時,又好希望她們能多似你一點。而又有什麼用呢?似你缺始終不是你,想做個台被踩住這樣的話,我再也講不出口了。
      某日聽聞你同那位分了手,心中激動難平,那段最刺痛我的戀情終於有朝一日畫上了句點,我忽而感覺這是一種新的開始,我開始隱隱有了期待。這段時間你一定很忙,鋪天蓋地的八卦採訪,隨便翻開本雜誌都是驚死人的大標題———龍兒戀婚訊變分訊?我這個過氣密友居然還沒被遺忘,陸陸續續有人趕來通報。我能說些什麼?
      殺我個措手不及!
      以上是我的原話。對了,我是不是沒忍住笑?
     
      前幾日中秋,二汶yoyo拉我唱k,開場便點一首搜神記。我沒開口,看著兩人用著ktv的話筒唱出演唱會的既視感,我在心裏默默地和。
     這是一首治療失戀的好歌曲,可我衷心希望這不是你的心聲。我不想你這麽大徹大悟,我怕你覺得曾經那樣放大我是你的雙目無珠,我想你在好奇大世界的同時還保存著我們的小小宇宙。自私地想,我不要搜神記,我情願是分身術,在你心裏默默纏繞得更久一點。
       我替二汶拍下了她們唱歌的全過程,二汶單單揀了搜神記這一首,發在ins上提及了你。視頻裏看不出我的存在,我返家時望著月亮呆呆地想,月圓人不圓。
      後來便是明哥演唱會,你日日都在幫明曲晚唱宣傳,我見你說想看日本場,就偷偷安排了去日本的行程,提前了好幾天就到了東京。提前幾天不過是怕碰上你,可來日本的初衷又恰恰是想見你。我開始感慨人真的是好矛盾的生物。
      逃避你,愛是遙又遠得很,而我始終不敢靠近。
      開騷這晚,場內擠滿歡樂人潮。我在湧動的人群中四處搜尋,瞟到坐在場館那頭的你。然後我站起身,順著人流慢慢往前挪,在隔著一兩個位置的地方停下,悄悄把身子藏在人群裏。透過人和人之間的層層空隙,我看到你也在四處張望,忽而起身向我這處走來,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到我,但我突然堅定起來,站在你必經的地方迎你。
       你腳步一怔,抬起頭剛好對上我的眼睛,有那麽幾秒鐘我感覺到了一份抽離,整個喧鬧的會場突然沒有半點聲音,我們就這樣望著。明哥的歌聲在身旁飄忽:
       “地方天圓,誰讓我掛牽”
       然後我們笑了,就像我腦海中無數次回想過的往日那樣。
        我伸出手,緊緊地,緊緊地握住你的。
      “你好啊容祖祖小姐,我系何1c”
   

【香港cp】芬梨道上

第一次产靖香的粮!xxj文笔🌝

芬梨道上
  
    “寒流襲港,驅車往地老天荒。”

    想起太平山的夜景,吳映香的腦海中就會浮現許靖韻的模樣。
    她們無數次夜裏驅車至山腳,再攜手登上凌霄閣觀景臺,在香港燈火輝煌的夜裏俯瞰灣仔。
“山頂觀賞到的世界在發光,曾經某某在旁,圍山腰一圈探訪。”
    吳映香愛极了這裏。紅的黃的霓虹燈牌,高的矮的新的舊的各式樓房,從山頂望下去都暈成一片橙黃的影子,彷彿人也暖了起來。這湧動的黃,讓她想起了身邊人的髮色,不由得又伸手將許靖韻攬得更緊了些。
    很多迷信的情侶會避開芬梨道,這樣美好的名字,聽起來卻是分離。行過施勛道,不知不覺已至芬梨道,山頂有風,道旁樹木搖搖,枝頭黃色徐徐墜落,落在地上又被卷起。這麽美的路,又怎會讓人分離?
     這時候吳映香抬頭問許靖韻:“我們會分離麽?”
     “痴線啊你。”
     也是,誰又捨得分開。

    “頑石叫情侶亂刮,名字與盛世比風光。”

    芬梨道沿路過去,情侶們可以在山坡上刻字,小小的太平山,承載了多少帶著愛意鐫刻的名字,一生一世這樣的膚淺對白,人們還是忍不住說了又說。
    "Angela&Lucia"
    這是她們寫在太平山的,也是她們想要告訴全世界的。

   “這山頂何其矜貴,怎麼可停留一世,只得很少數伉儷,在這風景線上建築關係。”

     這一次,吳映香再次站在芬梨道,只是這次身旁沒有了某某。
     愛情有時候也是很難的,英皇的態度從來都是那麽強硬,吳映香從一開始就是擔心的,她太清楚許靖韻的固執,所以她不願意讓她失去那些能夠在內地發展的大好機會,那麽她就後退幾步吧。
     上一次在芬梨道,吳映香突然停住腳步。
     “我要回北京了。”
    “怎麼這麽快就要回去?什麼時候回來?發生了什麽事?”
      “等你工作穩定下來了,我們再見面吧。”
     這一夜兩人都沒有言語。山頂的石上有太多名字,太多愛情,能成伉儷的有幾多?又有多少隨風漸漸淡去?
      回到北京,吳映香收到了許靖韻的短訊。
     “如果你認為我們的感情連這些都經歷不了,那我們以後也不要再見了吧。”
     從此以後,在北京的日日夜夜,都是煎熬。

    “回到現今,灣仔竟無法俯瞰,從前與她,於街裏謀殺光陰。”
    
    現在芬梨道上只有她吳映香一個人。仍是橙黃燈光裏的灣仔,看起來沒有了往日的輝煌,凌霄閣也不再吸引,風吹樹林,現在只是淒涼。
     在芬梨道上談一場戀愛何其簡單,但如若從一開始你就知道可能會分離,你還會有愛下去的勇氣麽?
     芬梨道,真的成了她們倆的分離道。
     吳映香甚至開始後悔,早知便將所有的熱吻都留在施勛道,她們是不是可以逃避分離?
    曾經她們還一起笑那些逃避芬梨道的情侶們迂,只要相愛,怎麼可能分離?
    可她們明明相愛著。
    許靖韻分明是告訴過自己的,她們不會分開。 
    是她自己在擔心,擔心的無非是未來,可未來始終是一個不可预期的東西,我們自然不知道好的和壞的哪個先來,但是如果主動選擇離開,那就永遠都看不到未來了。
     吳映香現在明白了,是她自己太怯太自私。逃避你,卻又期待我可跟你做情人,哪有這樣的事情?當初她做下決定,可又問過許靖韻的想法?
     不知不覺芬梨道已至盡頭,頑石上又新增了情侶的筆跡,屬於她們倆的美好仍是靜靜躺在那裏,一點兒都沒有淡去。
     她拿出手機。
     “我回來了。”
    “我好掛住你。”
    “我都好掛住你。”

   我們不要遲一點天上見,我們要做今生的戀愛傳奇。
   芬梨道上,也可以有永不分離的戀愛吧。
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彩蛋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

   “香香,你說我們以後還會不會分離?”
   “痴線啊你。”
   “你現在粵語說的挺不錯啊。”
   “你教的嘛。”
   “傻豬豬嚟嘅!”
   “你都系!”


不搞创的我,开始pick许靖韵了😢
港妹唱歌这么好听人还姬姬的😢

【寡红】欲爱书

*我又回来了🌝这次依然是意识流,可能还有点虐
*完全ooc瞎写,希望大家不要太嫌弃😢
*本文以寡姐视角来写,时间定位为Wanda变成灰之后..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

     你的形体飘渺起来,散作沙尘,在我面前纷纷扬扬。
     这是我最后的一点记忆了。
     你说说你,受伤了也好,昏迷不醒也好,至少你人还在这儿,我能看到,也勉强能心安。可你从来不听话,偏偏要选这样残酷的方式离开我么?
     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我知道是有一个可恶的家伙将你从我身边夺走了。但是。Wanda,你要原谅我,我情愿在心里告诉自己,是你想离开了,这样我会好受些,是不是太自私了?
      你知道的,我从来不是一个爱表达自己情感的人。因为我习惯了用不同身份去跟不同的人相处,去表达与这个身份相衬的情感,去逢场作戏。时间久了,我好像也忘记自己是谁了,卸下面具真正同你相处时,我甚至会有些紧张。所以我经常以冰冷来回应你的热情,真是对不起。
      我这颗心啊,封闭得太久太久了。你来的时候,它是没有做好准备的。坚冰还没有化开,荆棘还没有枯萎,我又哪里敢接受。
     好在你啊,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初来乍到,就冒冒失失跑来和我接近,连能力都还控制不好,就冲到战场杀敌。那次应该是你第一次感受到至亲之人的死亡,应该也是最痛的一次。我看你发泄着痛苦,猩红的光芒很快将身边的一切磨成芥粉,这一场战斗,你仿佛也死了一次。我知道从今往后你会坚强了,可我心里又隐隐希望你的那份天真烂漫不要消失了才好。
    和你相比,我似乎是有优越感的,因为我已经没有人可以失去了。正所谓若离于爱者,无忧亦无怖。但我的确又羡慕你,爱这个字眼,我很久都没有感受到了。
       多么感谢你,时隔这么多年,再一次把爱送来了我身边。我们是如此不相同的个体,可关心你好似变成了我的本能。我们从不曾细说,却好像早已经默认了对方的不可替代。
        而你,却用这样的方式离开了。悄无声息。我甚至没有什么可以留下的,也没有时间悲伤。
       但我仍然想象着你的存在,在这样的夜里,为你写下这些拙劣的文字。爱太短,遗忘太长,为你我再一次感受到了疼痛,清楚地听到从我心底的冰山深处传来的那一声脆响。
       我不想让这份爱随着你的离去只留下悲伤。我应该从中学到些什么。这封信是写给你的,通篇都在说爱,却能从一开头就发现,主题是别离。
       生而为人,我们都是具体的存在,像一棵大树上不同的树叶,天生就是寂寞的,我们也在寂寞中去完成,去成长。我们是属于对方的,但我们还是要学会一个人生活,学会流浪。
       你的离去有时让我觉得一切都是虚惘,好像你根本不曾来过。但又真是虚惘吗?有关于你的,历历在目。
        刚开始的我,也像是不小心遗失了心爱之物的孩童,我懊恼,我哭泣,我绝望。我这样爱恋、珍贵着的人,怎么就这样遗失掉了?这个比喻可能不太恰当,孩童丢失心爱之物的悲伤往往不会维持太久,因为总有其他东西让他们重拾乐趣。我不一样,我只有你。
       但是在离别与失去中,生活还是在继续。我在这失去中开始重建你我爱的真正意义。在分开的那刻,你变得虚幻飘忽,而我忽然觉得此刻我才彻底看清你,认识你,感受你。我所有的痛苦都在此刻提示着我——我是有多么多么地爱你,甚至比我想象的都要多。
      我要从你的离去中领悟圆满。
      你的形象时隔许久,在我心中竟是越来越真实,越来越具象。
      而我的记忆,迎来了全新的开始。
     "我爱你。"
      关于别离,这是最圆满的答案。
    

可能过了追星的年纪了 没有办法做到死守着她的每一条新消息了
可能越来越不热情了 聊天都不会聊了 留不住人了
🚬

【寡红】怯与勇

*完全ooc 渣文笔
*此文以第一人称,写小女巫的暗恋,he
*文中出现的话很多是我喜欢的粤语歌歌词,希望不会太违和😢
*真心希望大家喜欢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"我,如果想一世人和你过,平时就要企后几寸,去幻想,别要摸。"
    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发现自己爱得这样卑微,这样小心翼翼,每天早见晚见,我们谈天论地,唯独一个爱字开不了口。你总说我太安静,可我哪里是安静,我是忐忑,担心那颗爱得胀痛的心哪天会忍不住对你发出属于我的哀鸣。
     习惯站在你身后了,好像就失去了和你并排的勇气。我情愿在背后偷偷看你,再趁你回头时巧妙避开。我不甚了解你,但我太熟悉你的背影,闭上眼都能轻易描绘出它的轮廓,那是红与黑相间的,是玲珑有致的,是我灼灼眼神的栖息地。
     我是有能力了解你的,当我的猩红攀附上你的,我就能一一知悉,甚至我能自私地将自己安插在你的梦里。但我不会的。在被动的角色里停留了太久,连主动一次我都觉得是侵略。
     什么都想,什么都怯。
     "从前为你舍得无聊,宁愿休息不要,谈论连场大雨你窗台漏水,不得了。"
     明明我是陪伴你最多的人,你却好像了解我最少。你多么好,看我寡言,时不时地约我闲聊。只要你开口,我必定赴约,有事在身也好,身体不适也好,刚刚进入难得的睡眠也好。我听得多,说得少,用心记录与你面对面的每一次相处,你讲的每一句,有心无心,我都听得那样认真,仿佛不需要介质,从你口中出来,直接到我心里。其实我了解你,大到今天剿灭了想要摧毁宇宙的犯罪团伙,小到你最喜欢的那只牙膏用完了。
      我们也有并肩战斗过。我是个笨学生,听了你那么多教诲,能力还是控制不好。每一次我被逼入绝境,就见你兵刃一闪,如天神般降临同敌人顽拼,我知道你会赢,但我还是放不下心,撑着身子援助你,最后我疲惫地倒在战场上,抬头便是你关切的目光。这样的机会真好,无需任何理由我就能好好看着你,我摁着自己流血的伤口,感受到你抱起我奔跑,我看清你脸上的几处擦伤——你受伤了,不得了。
      "从你的唱机放低唱片是我,算是暗中一起分享过首歌。"
      我收集了你爱的那只牙膏,清爽的柠檬味。我买回了你的同款洗发水,是大马士革的玫瑰,我的枕头上也有它的味道。还有牛奶味的沐浴乳,这是我没想到的,但我觉得意外地相衬。我趁你不在悄悄去过你的房间,在耳后抹了一点你常用的香水,然后仓皇溜走了——我知道那个香水的品牌,但是这样,就似乎你刚刚才在我耳边轻轻说过话,我能感受到你的气息拂过我的耳朵,你的红发发梢撩拨我的颈窝。
     你从来没有发现过,但我又分明是希望你会发现的。
     "若有一天公开明目张胆的爱,我怕会让你太意外,我的爱,只愿缩到最小,仿佛不存在。"
    从什么时候我开始把自己放得这么低,爱得这么怯?为什么我心甘情愿一次又一次做这样的蠢事?还没有开口,心里已经蹦出了你的名字。
     "Wanda,可以带我参观一下你的房间吗?"
     来不及反应了,你已经敲门进来,我开始恐慌了,那些被我小心翼翼码放整齐的至宝,马上就要被你发现了。
      我呆坐在原地,仿佛心一下子被窥探了去,在你面前,我感到自己好似赤裸一般,我长久以来的全部秘密,如今在你面前尽数展开,我不知会迎接怎样的审判。
      第一个到来的,是一个温柔又有力的拥抱,随后是你的鼻息洒落耳后,这是我最真实的一次,感受到你的味道。你的红发在我的颈窝撩拨,有意无意的,我紧绷得差点要跳起来。
    "不打算跟我聊聊天吗,小女巫?这次你来说,我听着。请你务必有关于你的一切,详详细细告诉我,包括你对我的感情。"
     最后到来的是一个绵长的吻,你的五官在我的眼前骤然放大,在那样好看的绿眸子的注视下,我觉得我双目失焦。
      "我早就发现了。"
      我苦涩又卑微的暗恋结束了。我不用再怕也不用再忍了。从此以后,我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个勇字在心头。
      "如穷追一个梦,谁人如何激进,也不及我为你那么勇。"
     

【寡红】A good night
这次私心让Nat受了一次!!
一辆小破车,水平不够,希望大家喜欢这辆爱的小三轮!

寡红有组织了!!!大家快上车!!微信群!欢迎大家来嗑寡红💕